宠妃重生:殿下,我有病

艾秋

首页 >> 宠妃重生:殿下,我有病 >> 宠妃重生:殿下,我有病全文阅读(目录)
大家在看 兽宠妖娆:亲亲兽夫来生崽 红尘乱:第一匪妃 田园医后 家有悍妻怎么破 安东侯府 宁王妃 傲娇美妃轻点作 驭鲛记 红楼之邢夫人的逆袭人生 小小王妃驯王爷
宠妃重生:殿下,我有病 艾秋 - 宠妃重生:殿下,我有病全文阅读 - 宠妃重生:殿下,我有病txt下载 - 宠妃重生:殿下,我有病最新章节 - 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 []

第355章 中秋赏月(大结局)

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

再一次在迷迷糊糊中醒来,海棠只觉得头痛得厉害。

我是被救活了?还是又一次重生了?

耳边依稀听到熟悉的声音在说话。海棠努力睁开眼睛,映入眼帘的是熟悉的周遭。

这不是穆王府,也不是皇宫,这是京郊行宫的贺国夫人寝宫。

看起来,似乎是获救的可能性更大一些。

海棠只觉得异常紧张。

是不是获救,这很重要。她再也不想重生一次,这辈子她拥有秦琰的爱,拥有秦源这样可爱的孩子,她活得很满足,万一重生后失去了这一切,她将生不如死。

突然,那几个声音陡然大了起来。

“主子醒了!”

“贺国夫人醒了吗?让卑职前来……”

“金太医你稍等……”

哦,还在贺国夫人那一阶段,看来获救的可能性更大了呢。

海棠艰难地转过头,望见碧螺已欣喜地候在床头:“主子,您醒啦!”

替她掖好被子,碧螺又将她右手轻轻放到被子上,这才转头道:“金太医,夫人准备好了。”

“我这是怎么了?”

“嘘……主子您呆会儿再说话,先让金太医诊脉。”

望着他们熟悉的脸,海棠顺从了。想起自己肚子里还怀着孩子,却不知他是否安好,心中忐忑起来。

金太医似乎从脉相中发现了海棠的忐忑,微笑着道:“夫人放心,孩子很健康,遭此大难,也坚强地留住了,以后定是有大福大贵之人。”

海棠顿时舒了一口气。

诊完脉,金太医说已无大碍,只是还需要静养,毕竟昏迷了这么多天,多少有些损伤。

海棠惊到:“我昏迷了很多天么?”

金太医道:“五天,还好,没那么可怕。夫人您大可放心,是您平常勤于活动,身子骨比常人强健。”

五天,竟然昏迷了五天。

当着金太医的面,不好多问。金太医倒是很开心,说要立即去禀报皇上。

只等金太医一走,海棠立刻问碧螺:“碧螺,到底怎么回事。我只记得自己掉进了湖里,湖水好冷啊!”

碧螺望望四周,其实四周也没人,这下她大胆了,低声道:“出大事了!”

“什么大事?”

“您掉进湖里,都昏迷五天了,皇帝早上还在这儿呢,说要是治不好,让太医提头来见。”

海棠惭愧:“皇上也真是莽撞,金太医是多少年资深的太医呢。”

“这回皇上是气急了,哪里还顾得上这么多……”

“为何气急?因为我掉进湖里吗?”

“说来话长,好好的中秋游湖,您和贤妃竟然掉进了水里。要不是聂统领带着羽林军正好在附近巡逻,您和贤妃都没救了。”

“是聂统领从湖里救了我?”

海棠欣喜。这一点,必须确认,一来得知道往后感谢哪位救命恩人;二来真的说明自己是挺过了坠湖关。

上辈子她在这个关口沉戟,这辈子总算历经千辛万苦涉险挺了过去,她的秦琰和秦源,两个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,都还在她身边。

这当然值得欣喜。

巨大的惊喜过后,海棠突然想起碧螺刚刚的话:“贤妃也得救了?”

碧螺又望了望四周,欲言又止。

她神秘的样子让海棠觉得似乎在她昏迷的这几天里出了很多事,而她竟然都错过了。

碧螺低声道:“贤妃昨儿就醒了,闹着要见皇上,使人过来回了几次,都被皇上拒绝了。”

听她的语气,好像秦琰一直都在自己身边似的。

海棠心头一热,方才怔愣了许久的意识,终于一点一点地回来,开始在胸中鼓涌着。

“皇上他……好么?”

“不好,一点都不好。听说这几天大臣被他骂遍了,金太医……”碧螺望了望门口,确定金太医还没回来,说道,“金太医说,他从穆王那会儿就侍候皇上到现在,皇上一直都是性子冷冷的,从没见过暴躁成这样。”

“皇上也真是,这样对自己的身子也不好。”

“还谈什么身子好不好,这几日,皇上几乎就没睡觉,没日没夜地守在这里。这不才去前殿见一下大臣们,主子您倒醒了,只怕呆会儿皇上一来,又得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金太医急急地跑进来:“坏了坏了,皇上在前殿大发雷霆。”

“怎么了?”

“贤妃苦求皇上不见,刚刚不知何故,竟擅自跑到前殿,不顾皇上与众臣正商议国事,长跪不起。”

海棠倒吸一口凉气,这顾绮影是怕自己死得还不够快么,竟然跑到前殿去,到底是胆子太大,还是手里有足以让皇上心软的必胜把握?

“扶我……”海棠挣扎着,碧螺赶紧扶她坐起。

“她是不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,否则以皇上的为人,绝无可能大发雷霆。”

“到底是贺国夫人了解皇上啊。贤妃说……贤妃说,皇后设计害她!”

海棠吃惊不小。听说顾绮影也被救活时,海棠就知道,虽然挺过了坠湖关,但接下来要面对的,竟是比坠湖更加考验人的一场大战。

“那现在前殿怎样?”

金太医道:“皇上已经着人去请皇后娘娘,贤妃跪在前殿,内阁大臣们……在一旁不敢言语。卑职本来要去禀报皇上,一看这架势……似乎不太合适啊。”

海棠扬扬眉,终于等到了这一天,自然应该让暴风骤雨来得更猛烈些,怎么可以在快要真相大白的当口,去转移秦琰的注意力?

再说了,既然大家都在场,如果自己突然出现,岂不是更有震撼力?

也是时候与她们昂首一战了!

“碧螺,扶我去前殿。”

碧螺一愣,很是意外:“夫人,您刚苏醒,身子还弱……”

“没事,我知道自己一定没事,快扶我去。”

金太医倒也麻利,立刻找了参片给海棠含上,方便她接会儿力。

前殿,果然如金太医所说,秦琰坐在宝座上,脸色阴沉得可怕,顾绮影跪在殿前,而云惜华显然是刚刚前来,不情不愿地给秦琰行了个礼。

关于这次坠湖,秦琰已问过不止一次,云惜华每次都表现得毫不知情、十分惊讶,不知为何游船栏杆会突然断裂。

而造船的工匠全部关进了刑部大牢,正在严加审问。

“朕给过你机会,你装得特别无辜,让朕佩服。”

云惜华表情傲慢:“臣妾不知皇上想说什么,船可不是臣妾造的,人也不是臣妾推的,皇上为何非要将罪名推到臣妾身上?就因为臣妾平时够能容忍么?”

顾绮影虽跪着,听到这里,顿时反唇相讥:“皇后娘娘,船不是你造的,这不错。可是谁提前来锦秀宫找我,说若想除掉眼中钉崔氏,可在中秋游船赏月之时完成心愿,并且告诉我,那艘游船的左甲板第五段栏杆不能承重。皇后你不是想要否认吧?”

“胡言乱语,想来是你自己知道,便想害死崔氏,一计未成,又想嫁祸于本宫。”

“我一直被软禁在锦秀宫,若不是你告知,我如何能知道那段栏杆有问题?如果会知道湖中潜伏着蛙人?”

几位内阁大臣先还认真听着,听到此处,皆愕然,吸了一口凉气,轻声呼道:“蛙人!”

秦琰沉着脸:“聂长风!”

“卑职在!”

聂长风进殿,押进两位面生的汉子,摔在殿前,全身捆绑着,伏地不起,如死狗一般。

“启禀皇上,这两位就是当日在湖水中抓获的蛙人,他们已经全部招了,是云家安排他们进了行宫,中秋之夜潜入湖底,务必将落水嫔妃拽到湖底淹水而亡。”

“云惜华,我好天真,竟然信你!哈哈哈哈!”顾绮影突然大笑起来。

“你发什么疯!”云惜华慌乱起来。

“皇上为臣妾做主,请皇上为臣妾做主。”顾绮影突然朝秦琰磕起头来。

“有什么话,说。”秦琰的脸上挂着冰冷的寒霜。

“是皇后娘娘借臣妾解除软禁之机,说要与臣妾联合做一件大事。说贺国夫人在后宫已逞独宠之势,且又怀了身孕,皇后娘娘一直怂恿臣妾,说万一贺国夫人再生一胎皇子,那臣妾不但自身难保,而且还会连累到潼儿。臣妾天真,又念子心切,一时竟没发现她险恶的用心,就……”

“就什么?”

“就答应了替她办事,引贺国夫人到左甲板第五段栏杆处,然后栏杆就会断裂。皇后娘娘说,就算臣妾掉进湖中也没关系,她早就在湖底安排了蛙人,会将臣妾救出。臣妾真的信了。可是臣妾果真掉下水后,湖中的蛙人非但没有救臣妾,反而在湖中拼命拽着往深处拖,若不是聂统领率人前来援救,臣妾早就去了阴曹地府。”

“臣妾昨儿苏醒过来,回想这前因后果,真心觉得自己太天真,竟然会相信皇后这样的人。原来,无论是贺国夫人还是我这个贤妃,都只是皇后娘娘手中的一枚棋子,她想用的时候,百船追捧与怂恿,其实只是想利用无知的臣妾,去给她当爪牙。臣妾真心悔过了,再也不敢管别人那点儿闲事。”

云惜华也是没想到自己辛苦布下的局,竟然被正好巡逻经过的聂长风发现并营救,她天天祈祷着贺国夫人与贤妃最好永远沉睡,再也不要醒来,可惜,她好像走了什么霉运似的,盘盘落空。

第一个醒的竟然是贤妃,而且贤妃竟然处事如此决绝。早知道,便不这么贪心使什么一箭双雕了,一个一个解决,起码更稳妥。

但显然,已经晚了,后悔也没用了。

“血口喷人,胡言乱语!”云惜华已经只剩徒劳的挣扎,“什么蛙人,什么栏杆,定是贤妃一手安排,想嫁祸到臣妾身上。”

突然,殿门外传来一声轻轻的叹息。

声音很小,可传到殿内,听到秦琰耳朵里,却如惊雷一般。

他猛地从宝座上坐起,大喊一声:“海棠,你在吗?”

话音未落,殿门口轻轻走进来一个人,正是贺国夫人崔海棠。

“臣妾见过皇上。”

秦琰早已风一般地从宝座上掠过来,失态地扑上来,双手紧紧握住海棠的肩膀:“海棠你醒了,你醒了,太好了!朕不是在做梦吧!”

他一边嚷着,一边将海棠拥进怀中,拥得那么紧,好像生怕她突然消失似的。

“皇上,我没事,放心吧。”海棠轻声安慰,明明是自己坠湖,为什么需要安慰的似乎是秦琰?

秦琰突然举起手,咬了自己一口,然后不出所料,“嗷”地一声叫,证明他没在做梦。

海棠在他的怀抱中耳语:“这么多人看着呢,皇上您也有个皇帝样儿啊。”

“好好,我就是太开心了。”秦琰也耳语,然后依言,轻轻放开了海棠,又朝一边喊道,“快给贺国夫人设座。”

荣贵的眼力简直炉火纯青,立刻设了一宝座,紧紧地挨着秦琰的宝座,却又略在下首。然后在上头铺满了软垫,务必让贺国夫人坐得舒服至极。

海棠稳稳坐下,望见云惜华的眼神中已经放出了怒火。

原来一直最愤怒的人是你。都以为云惜华是一个不太能干,却也不太争宠皇后,却没想到,她将所有恨意都埋在了心里。

“皇后,刚刚您说的话,当真吗?”

云惜华一愣,却没想到海棠会这样的问话。

她强硬地道:“贤妃自己想拉你下水,嫁祸于本宫,当然当真。”

海棠抬眼,真的为云惜华感到可惜。

“要不要我找萧才人过来对质?当时萧才人是怎么失去平衡的?当时我被贤妃拽住,情急之下,为免自己掉到湖中,我已抱住完好的栏杆,萧才人突然倒向我,而她的身后,正是你皇后娘娘。你敢说说,在我落入水中的最后时刻,你脸上浮现的神秘微笑是怎么回事?”

云惜华丝毫没料到我会将细节说得这么琐碎,一时语塞。

这一犹豫,人人都看出了真相,失望的失望,惊讶的惊讶,情绪都比较外露。

秦琰是真的失望。他一直以为云惜华只是为人古板、没那么机灵,没想到心思竟然如此歹毒。

“来人,摘下皇后凤冠,将她带走,务必严加看管,稍后移交大理寺重审。”

云惜华脸色灰败,兀自强辩着:“没有,真的没有,皇上您冤枉我了——”

可惜,没人感兴趣,内务府的人立刻前来,依言将云惜华带走。

海棠暗暗舒一口气,将后宫搅得一团糟糕的云惜华,终于撑不住,露馅了。

老天有眼,没让她再次蒙混过关。

但是,顾绮影还抱着希望。

人人都以为她是被云惜华骗了,一时激愤来前殿找皇上讨公道,却并不知道,顾绮影是怎样一一个人啊。她是太知道好死不如辣活着的道理。

与云惜华联手,只要贺国夫人不死,就早晚要被戳穿,但顾绮影想到了一个突破口。

第一,主要责任一定要甩给皇后;第二,她赌皇帝的不忍。

秦琰果然看她了。

这个美丽的女人如今光彩全无,可她曾经不是这样的啊。

“贤妃忌妒心重,不适合在后宫,贬为庶人,逐回顾府。”

顾绮影一阵虚脱:“谢皇上。”差点就瘫在了当场。

海棠看懂了,秦琰不忍查办她。不管顾绮影到底是主犯还是从犯,秦琰都会给她留个后路。

似乎是怕海棠误会,秦琰向海棠解释道:“朕是念在与贤妃有一段少时过往,贤妃于朕,不亚于救命之恩。她再胡闹,朕也下不了那个手。就是……委屈你了。”

海棠听他说得诚恳,再加上云惜华是定要被削封号投大牢了,顾绮影逐回顾府,也是颜面全失,况且秦琰还是向着自己的,将顾绮影逐出宫去,就是让她再也没机会陷害自己呢。

海棠点点头:“皇上英明。”

秦琰似乎甚是惋惜,又对即将被逐走的顾绮影道:“德胜巷的少年,终于将一切都交付清楚。小乞丐再也不欠你的了。”

顾绮影脸色大变,却不敢吱声,抖抖索索地不敢望秦琰,也不敢望海棠。

秦琰的话听在海棠那里,却越来越觉得狐疑。

“皇上,什么德胜巷?”

顾绮影抢先说道:“没什么,那里是臣妾家宅,皇上大概是临别要与臣妾诉个旧。”

海棠警惕地望着顾绮影,根本不相信她说的话,突然又想起顾绮影曾经与自己聊过家宅,顾家住的,正是当年崔家的老宅。

一种莫名的预感袭上海棠心头。

“小乞丐、压岁钱、我五岁,你十一。德胜巷的街口,热乎乎的包子……”

秦琰震惊,瞪大了眼睛,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海棠怎么能把细节说得那么清楚?

“你在说什么?”秦琰哑声问。

海棠转头,眼神变得无比锐利:“请让我瞧瞧,我要将皇上瞧个仔细。”

秦琰的脸庞,终于在这一刻,与小乞丐的脸庞合二为一。

海棠流下泪来:“小乞丐说,长大了要娶我为妻,是不是?”

秦琰难以置信:“海棠,你是……”

“我就是那个小女孩,苦苦等着男孩来娶我的小女孩。”

“可是后来我去德胜巷苦苦守候多日,你为何再也不出现?”

“因为我搬家了,我随着父亲赴江南上任,十年,再也没有回过京城。”

“可是,她……”

秦琰突然想起顾绮影,转头望向她。

顾绮影伏在地上,紧张得浑身发抖,见秦琰望她,绝望地喊:“皇上,是我啊。我才是与您定了幼时婚约的人啊,皇上,咱们不是早就相认了吗?”

“无耻!”海棠咬牙,憋住一句,“怪不得你要来跟我打听崔家,打听崔家宅院里的那株海棠,你早就存了冒认的心,将皇上骗得如此辛苦!”

顾绮影哪里受得住海棠斥责,瞪大眼睛骂道:“你才是小贱人!你故意来打听我与皇上的往事,我当你姐妹,告诉了你,你竟如此不要脸,想来冒充我。皇上明鉴啊!”

海棠气极反笑:“好好好,你说你就是当年的小女孩,那我问你,当年小女孩给小乞丐写了一个字,是什么字?”

一旁的秦琰一听,不由眯起了眼睛。

顾绮影哪里知道是什么字,可这会儿要是不说,更难交代得过去。便胡乱说道:“是‘爱’字,哦不,是‘顾’字,时间这么久,我怎么还能全记得!”

海棠仰天长笑,笑得涕泪横流。

“原来这个人一直在我身边,我却有眼无珠,皇上,对不起……”她泪眼模糊,对着秦琰道,“是个‘活’字。你要好好地活下去,我也要好好地活下去。很好,很好,我们都做到了……”

海棠的语气越来越轻,说到此处,终于软软地瘫倒下去。

秦琰一把扶住她,心痛地大叫一声:“海棠!”

海棠倒在他的臂弯里,分明还是幼时的模样。

“将姓顾的贱人打入死牢!”

……

三月后。

大良朝皇宫,蕴秀宫。

秦琰又大发雷霆。

“会不会生,啊,你们会不会生,不会生全都提头来见!”

金太医愁:“皇上,卑职们都是男人,不会生。”

秦琰一愣,噎住。

寝室内传来海棠的尖叫:“啊——”

“海棠,你挺住啊,我这就来!”

秦琰立刻就要往里冲,被两位皇太后死死拦住:“不能进啊,有血光之灾,不能进啊!”

“海棠痛苦成这样,还管什么血光之灾!”

两宫太后苦苦拦截,大良皇帝左冲右突,场面十分精彩。

“哇——”一阵婴儿啼哭传来。

拦的也不拦了,冲的也不冲了,异口同声惊呼:“生了!”

“恭喜皇上,贺喜皇上,皇后娘娘生了一位小皇子!”

“啊,真的,让哀家进去看看!”

两位皇太后冲在了最前面,身手极其矫健。

秦琰急得大喊:“母后们不怕血光之灾了吗?”

“看孙儿,看孙儿要紧!”

屋内,海棠疲惫不堪,望着扑过来的秦琰温柔一笑:“皇上,对不起,又是个男孩。”

秦琰亲她一下:“不要紧,我们继续生,不生到小公主,绝不罢休!”

(全书终)

《宠妃重生:殿下,我有病》无错章节将持续在免费中文小说网更新,站内无任何广告,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免费中文!

喜欢宠妃重生:殿下,我有病请大家收藏:(m.ffhzw.com)宠妃重生:殿下,我有病免费中文更新速度最快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
站内强推 失忆后总有大佬想娶我 (家教)Crossover Region 老婆是花瓶,得宠着 快穿撩人:失足boss拯救计划 迷雾纪元 棋逢对手 仙界科技 再嫁,慕少的神秘娇妻 咒术回战:开局解锁八绝技 厉鬼进行时 撒娇 偏偏偏爱你 穿越之大明永历 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 龙王殿之狂龙在世 官场新贵 明明是他暗恋我 重生完美男神 王朝崛起 穿越之轻松当军嫂
经典收藏 富贵锦绣 独步风流 丞相的世族嫡妻 木樨 世家女 重生之悍女青叶 极品店小二 华缘到 我家道侣是盘古[洪荒] 四爷,我爱宅 锦上 凰妃之一品嫡香 逆天腹黑狂女:绝世狂妃 绝色丹药师:邪王,你好坏 姜姬 冷宫皇后 月老的红线搞穿越 嫡女煞妃 凤勾情之腹黑药妃 梅花烙·恶女难驯
最近更新 冠上珠华 盛世狂妃:傻女惊华 娘娘的满满求生欲(快穿) 千秋我为凰 我的夫君权倾朝野 风华鉴 [希腊神话]春神之恋 团宠妹妹成了权臣的小娇包 美味仙姬 雄兔眼迷离 妖女乱国 大月谣 暴君引妃入宫 绝色毒医王妃 逆天双宝:王爷终于被翻牌了 王妃蛊动天下 陆小凤同人之剑神追着剑修跑 催妆 姑娘她戏多嘴甜 娇女种田,掌家娘子俏夫郎
宠妃重生:殿下,我有病 艾秋 - 宠妃重生:殿下,我有病txt下载 - 宠妃重生:殿下,我有病最新章节 - 宠妃重生:殿下,我有病全文阅读 - 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